雨渐浓_

咸鱼初阳

(all金联文)我把我家植物当儿砸可他们却想上我

和群里大佬们一起写文:-P
超开心嘿 但是最后一棒我写就很慌´_>`
人物属于七创社
ooc属于我:-D

上一棒   @一棵树

小雏菊花语:纯洁的美、天真、幼稚, 愉快、幸福、和平、希望、深藏在心底的爱、离别

      望着眼前与与自己差别不大的男孩,金的心中有些莫名的异样,他抚摸上眼前人的脸颊,“真的跟我一样诶。”
    
      而后者只是不动声色的蹭了蹭,引来后方卡米尔的敌意。
   
      “喂你个衰仔,快走啊,王子殿下还等着我们去救呢!”
   
       一个还有些稚气的声音从花园传来,随后映入他们眼帘的是一个红发少女,蓝白条纹上衣的少年则紧跟在她身后,低垂着头。
  
       金料想又是院子的里的哪一种花了吧。于是他主动上前询问,脸上没有了触感的黑金也转过身不太友好的望向他们。
   
       “请问你们是哪一种花呢?”少女像只被惊吓了的小兔子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躲在了少年的身后。“王..王子殿下!”
  
      埃米颇有些无语自己的姐姐,“你好,金,我是埃米。”他顿了顿,然后把身后还在呆愣之中的少女拉出来,“这是我姐姐,艾比。我们是小雏菊。”
   
       金不时点点头,随后嗅了嗅空中的气息,淡淡不易察觉的小雏菊香。
    
       之后,金把他们带去与其他的花朵们认识,虽然气氛还是不太好,但大家互相牵制着,暂时没人敢轻举妄动,终是在金的哈欠声中结束了一天。
    
       梦里,一袭白衣的男人从高处俯视着金,金看不清他的脸,只听见他说:“他们不属于这个世界,我将会把他们回收,对您造成的不便十分抱歉。”明明感觉很近,他的声音却悠远空灵。
  
       “他们是谁?”是那些花吗?金不禁担心询问,那人却是一点一点化为泡沫。
   
       金是在秋的背上醒来的。
  
       “怎么了姐姐?”秋背着金跑动着,听到话回过头,脸上是掩盖不住的紧张,“金,我们院子里起火了。”秋倒不是心疼家被烧,她只是担心金知道自己精心栽培的植物一夜之间化为乌有,是多么痛心。果然,金愣住了,他开始从秋的背上挣扎起来,“姐姐,你让我去看看好吗,一定还有救的。”金的脸上已经充满泪水,他也知道没多大可能,但他还抱着那么一丝希望,因为那是他栽培了很久的植物,多少心血和精力以及爱都是不可估量的,他趴在秋的背上开始小声啜泣。
    
       即使后来消防队来了,那火也一直没有熄灭,直至大雨降临,那火才渐渐熄灭。从那以后,金再也没有养过植物了,但他依然记得那天晚上。
    
   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       三年后的某一天,金突然收到一个视频,封面是一片雪白,什么也看不出来,他抱着好奇的态度点开了这个视频。
  
       “笨蛋骑士,开始了。”熟悉又陌生的声音。雪白逐渐变小,“哦哦。”

       出现在镜头前的是那张熟悉的脸。“王子殿下还记得在下吗?”他理了理胸前的领带,“不记得也没关系,重新自我介绍一下,在下骑士安迷修。”安迷修将手放在胸前,金愣住了,是他们吗?
  
      “好了,到我了。”和金一样拥有一头金发的男孩进入了镜头。把安迷修挤出镜头后,一手叉腰,冷笑一声,“渣渣,敢忘记我的话就等着吧。”他还想说些什么,镜头却一转,是一张放大的面孔。
  
       “等不及要跟小鬼说话了啊。”雷狮轻笑了起来,“我很想你啊,你有想我吗?”语气虽有些轻佻,但眼神却意外的认真。明明是看录制好的视频,金却感觉到雷狮的目光透过屏幕与他对视。
 
      下一秒镜头前是黑发少女,“金,好久不见了~”上扬的嘴角透露出凯莉此时的心情还不错,“上次没吃到我的棒棒糖,这次一定要吃哦。”脸上是蛊惑的笑意。金不自禁的点点头,后知后觉的发现对方并看不见。
  
      “金。”清冷的声音从屏幕外传来,凯莉往上看了一眼,有些无奈的叹口气后,屏幕上便是另一个人了。
   
       金等待着格瑞的发言,然而在沉默了将近一分钟后,格瑞才动了动嘴唇,然而还没听见他说的什么,镜头又开始摇晃起来。
  
      “既然没话说就到我吧。”是与金一样的脸。“金,我很想你啊。”说完话后是一个大大的笑容,“还有卡米尔也很想你。”黑金拉大了画面,在他身后的是端着盘甜点的卡米尔,他把瓷盘往镜头凑了凑,“金,要吃吗?”真是的,为什么要问这种不可能的问题啊。金苦笑着。

       “王子殿下,还有我。”镜头又转换到少女的手上,不似初见时的慌张,艾比只是红着脸咧嘴傻笑着。“让我也看看,老姐。”埃米往这边挤了挤,想上镜,可惜也只是露出几根发丝。“走开走开。”艾比一脸嫌弃,最后的画面便定格在了一片黑暗之中。金的脸已经不知觉布满泪水。
  
       他没注意的是,身后一个小圆点开始发光,逐渐变大,有一扇门那么大时停住了,从里面走来一个又一个的人。

       “猜猜我是谁?”金被蒙住了眼睛,他回头,屏幕里的人走了出来,他们笑着,金也笑了。

给新人文手的一点建议

超棒的,屯起来给自己

Tomatiel西红柿精:

0转载请注明出处,谢谢,给你沙司吃。


 


1 凡没有累计5w字完结作品的,都是新人文手。哪怕你已经写了50w,但分别属于500个坑掉的文,那你也是新人。

2 你之所以会弃坑,就是因为你知道你要写,但是不知道写什么。等你把你脑洞的东西都写完鸡血都用光又硬挤了三千字后,来,弃坑吧。

3 论大纲的重要性,至少让你知道要写什么,还有什么可写,接下来是什么,还能让你明晰文的结构。千万不要以为你小学、初中、高中的语文课都是废的。

4论大纲的重要性2,不得不承认,人把要做的事情分条列出的时候,确实更容易把它做完。

5 文笔和内容没有必然联系,但是好文笔能给烂故事贴一层金,烂文笔能把好故事剥一层皮。

6你错误的写作方式不是你炫耀、找存在感、和人找共同点的资本。同样,渣也不是。

7把你收藏夹里文段生成器、人名地名物品名生成器地址删了,你是文手,别说你取名废,谁天生也不是触。

8多听取建议,少关注吐槽,并不是所有评论你文的人都是大大,时刻留心那些以刷存在感、秀逼格、贬低他人来获取自我满足的可怜人。

9同样也不要以为自己很厉害。如果你已经这样想了,那我告诉你:如果你有你想象中的自己的十分之一厉害,你都不会这么想。

10还不要以为自己看了多少多少写作经验介绍、读了多少多少书就觉得自己会写文了,吃了一辈子饭也不见得就会做饭。

11在把旧的东西学到之前不要胡乱研究创新,开宗立派。巨人的肩膀再矮也比站在平地高。

12想的永远不要比懂得多,思而不学则殆也不是白说了几千年的。

13如果你不想去学,就不要想当然地写你不懂的东西,免得闹笑话。被人指出硬伤的时候一点都不好玩。

14自信些。如果你自己都觉得自己的文渣,那么别人在你的影响下很难觉得它好——但是不要过度,参见条目9。

15千万不要以为批评你的人才是为你好,夸奖你的人都是奉承和取悦你,原因有三:第一,他们不是,第二,参见条目8,第三,你远没达到值得奉承和取悦的水平。

16你有时间逛贴吧刷微博聊QQ煲剧补番好好好买买买烧烧烧prprpr拳打联盟狗脚踢部落猪,就是没时间打开文档口胡几句。



17干货1,脑子里得有点干货,有干货高冷叫高冷,没有就是傻逼,有干货中二叫中二,没有也是傻逼。


17.5干货是指你觉得有用的东西,可以到经典著作、专业学科著作和古籍里面去找找看。

18干货2,脑子里得有点干货,有干货不一定能开出好脑洞,但是没干货一定开不出来。

19 抄袭是让你的作品迅速low逼起来最有效的方法,别说什么“我抄的大作所以不low”,偷金偷针都是贼,还有那些说“我向xxx致敬 ”,“参考了xxx”的自己都摸摸良心,摸了良心再摸键盘。

20 你探求人生的意义,你揭露人性之恶,你窥探人类欲望的本质,你揭示信仰的价值,在这个无信仰的时代支撑起一片净土,你追求的是对黑暗现实最最尖刻辛辣的讽刺,可是你连个故事都说不好,说不完,甚至说不出。

21 文笔2,什么是烂文笔?凡病句错字词语乱用满天飞颇有小学语文改错题之风,说不明白一个事情的就是烂文笔。因此既然你有写文的打算,我就默认你文笔不烂。

22 文笔3,在“文笔不烂”、可以连句成篇并保证没有明显硬伤的前提下,谁一来就对你文笔发表评论的,不是没认真看,就是故意找喷点。

23 虽然世界上没有“不会制冷就不能评论冰箱”的道理,但还是会制冷而评论冰箱更有力量。

24 不要胡乱的嘲笑人,嘲笑那些批评起别人一套一套的结果自己动起手就萎的人除外。

25 把作品整个写完再修改,不然你永远写不完,尤其是听了人几句“我觉得”就回去大改小改的孩子注意了。

26 写文不是写作业,真特么没人逼你写。

27 醒醒吧,每天惦记着“没人看我就不写了”的孩子。

28 懒?很好,继续。不要紧的,真的,写文真的不重要。懒不是缺点,是萌点,甚至是优点,真的。不骗你。



29 除非你文笔烂(参见21)不要随便让别人帮你修改。第一,不论他多么大大多么厉害,也不是你肚子里的蛔虫。第二,如果你自己都不知道写成什么样自己满意,别人更不知道。第三,写文不是写作文,每个人喜好都不同。


30 请严格区分“我不喜欢”和“它不好”。


31 增补于3月9日:没有所谓“正确的写作方法”,但错误的肯定有,还不少。


32真正促使你能够写完一个故事的不是大纲,是“我知道这个故事的来龙去脉并且要把它讲出来”,但是,首先,你得把故事编出来。


33实在写不出来就别硬写了,去玩一会儿,开心些。又不靠它吃饭,留下不好的回忆多可惜。


34请严格区分“实在写不出来”和“懒”。


35勇敢的少年快去创造奇迹。


36脑洞来得快去得快又不想/没条件马上写的的请把它们记在固定的地方,攒多了再写。 
 
 
【条目之间一编辑就越隔越远怎么回事】 
 

「卡金」死亡

  PS:雷卡亲情向!!
      微雷金

   随着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后,禁锁的房门被打开了。伴着纷纷扬扬洒落在地的木屑,无辜的锁头也掉落在地。
         
     “你还要颓废到什么时候?”      
      即使是小时候卡米尔被人那么欺辱也没有像现在这般浑身散发绝望。      
     
      从打开的房门中透出的光亮照进屋子,照到坐在床上的卡米尔脸上,突如其来的亮光使得他眯了眯眼睛,很快又睁开。
     
      卡米尔望向雷狮,突然大声说:“大哥,他回来了!” 声音沙哑,却又急不可耐。他走向雷狮,想要绕到他背后,但被雷狮扯住了手臂。
       “卡米尔,你要不要再去看下医生。”雷狮低垂着头,细碎的刘海遮住了眼睛。卡米尔停下脚步,转身看着雷狮,拂开了雷狮的手,想要看他的眼睛,却是什么都看不见。

       在沉默几秒后,声音沙哑,“大哥我求你,让我去找他,他一个人会害怕的。”卡米尔面上全是恳求之色,现在反倒是他紧紧的抓住雷狮的衣袖不放。
      雷狮没有回应,只是一直低垂着头。卡米尔也不在乎,自顾自的诉说起来。

      “我一生中最重要的两个人,一个就是大哥你,一个就是金。”卡米尔声音沙哑的不成样子,语气却柔和的不行,像是对情人的耳语一般,缓缓的,满是爱意。
       “有一次我们一起去吃蛋糕,他弄到脸上了,明明是提醒他脸上有蛋糕,那个傻瓜却来亲了我一口。”卡米尔轻轻的笑了起来,苍白的脸颊也变得有几分红润。
       他转过身去,背对雷狮,“他还特别喜欢偷吃我放在冰箱里的蛋糕,每次都还以为我没发现,蛋糕就是给他准备的啊。”
       即使看不见卡米尔的脸,雷狮也能想象到他微笑着的脸。

      “都是我的错。”原本温馨的话语变得阴郁,“等我,金。”
      仿佛是下了死亡宣告一般,卡米尔向屋外跑去,纵然雷狮想制止他,可卡米尔意外跑的比往常快,直到雷狮再也跑不动,直到他消失在视线的尽头。

      “之后呢?”医生询问着面前的病人,他说完后只是沉默不语,瞥向别处。医生也没有继续追问,只是叹了口气,收拾桌面上的东西准备离开时,雷狮终于说出。
      “后来我找了很久,有人说他自杀了,有人说他在准备什么邪恶的仪式,就这样。”他紧闭着双眼,睫毛微微颤抖着,透露出主人的不安感。
   
      医生想来想去也不知道说些什么,只是叮嘱他按时吃药,临走时回头,雷狮还在看那张卡米尔和金的合照。

    “你们都是我最爱的人啊。”抚上手腕上一道又一道极深的刀痕,无声无息滴落到相框上的,是什么呢?

「埃金艾」遥不可及

☞埃米视角 艾金只提到一点 私心打上tag
☞人物ooc
☞幼儿园文笔
☞一个脑洞 很短 随意看 
  
  星星原来也会坠落至人间的吗?
  第一次见到他,他就像一颗璀璨的明星,浑身散发着光芒。驱赶了野兽,先我一步扶起了老姐,那个时候我就知道老姐算是栽了。
  她的眼睛里第一次散发出那么多光芒,还有掩饰不住的羞涩,她面若桃花,我却仿若置身冰窖。
  不是一个世界的人,注定没有结果啊,老姐,你不明白么。
  
  她和我都心知肚明
  
  我恨他。
  
  我一直在心里这样告诉自己,可是为什么你要对我笑啊。明明你在人群中央,我在外围,为什么要来找我,只是与我打个招呼,露出那么傻的笑容,犯规了呀。
  “真是个傻瓜。”
  在他等待我的回应时,我做出一个讽刺的表情,离开了那里,第一次做那样的表情还真是不习惯呢。
  
  星星与泥土注定是没有结局的,既然离别是注定的那就干脆不要开始了吧。
  
  在老姐生日的时候他竟然来了,难道王子都是这么清闲的吗?我依旧没有给他好脸色看,他却还来给我道歉请求我的原谅。
  “傻瓜就是傻瓜。”
  
  之后也偶尔见到过一两次,他都是匆匆忙忙的,如果看见我还会走的更快,很好,就是这样。
  
  为什么心会痛呢。
  
  最后一次见到他,没有了往日的笑颜,周身的光芒在那刻全都变得黯淡,我躺在他怀里,感受着大滴大滴的眼泪砸到我的脸上。
  有他的记忆在我脑海中此刻格外清晰,记忆中的少年熠熠发光,不食人间烟火,而不似现在的狼狈。
  我最后望向他,轻笑一声,“照顾好我姐姐。”
  
  
  低声呢喃,“抱歉啊,我才是个傻瓜。”
  
  
  
  ——
  
  ´_>`想写出那种明知没有结果却还是无法克制的爱上一个人,埃米还有就是这是姐姐喜欢的人不能表达出来,心理各种矛盾,这种身份差距什么的真的爆哭啊 
  
  

「嘉金」记一次约会

☞人物ooc
☞一个梗
  
  “太晚了渣渣。”嘉德罗斯面无表情的看着面前气喘吁吁的某人。
  “对不起嘉德罗斯,我已经提前一个小时出门了,没想到还是会迟到。”金有些委屈。
  “对不起,你别生气了好不好,我请你去吃金拱门吧。”金抱着嘉德罗斯的胳膊,开启了撒娇模式。
  嘉德罗斯把围巾往上扯了扯,然后低声,“好。”
  当金带嘉德罗斯到金拱门时,嘉德罗斯有些懵,望向金,“这是什么地方?”
  金更是懵,“难道你没来过吗?”
  嘉德罗斯扭头就走,但是金还是把他拽进了金拱门,给他点了个 儿童 套餐。
  嘉德罗斯尝了一口以后目光炯炯的直视金,“这是什么?”
  金被他看的有点头皮发麻,“汉堡呀。”“汉堡。”嘉德罗斯把目光转移到手中的汉堡,然后又开始慢慢的品尝起来。
  
  当他们都各自回到家后,嘉德罗斯叫雷德给他点了外卖。(没吃饱の嘉德罗斯)
  为什么不好吃?嘉德罗斯望着手中被咬了好几口的汉堡开始沉思。是因为和金一起的缘故吗。
  
  
  ——
  
  就是一个我觉得很甜且符合嘉金的梗,然鹅我写不出来那种感觉啊爆哭。
  富家子弟和平民阶层的孩子去吃小快餐发现「我从来没吃过这么好吃的东西」但是之后富家子弟叫家里人买来给自己吃,发现根本没这么好吃,终于发现「和那个人一起吃的时候才是真的好吃」
  大概梗就是这样 对不起啊写不出那种感觉(;д;)

「all金」情人节快乐

☞已经交往
☞人物ooc
  
    
「瑞金」游乐场

  “格瑞格瑞!”
  金扑到格瑞怀里,“今天是情人节哦。”
  格瑞望着一脸兴奋的恋人,有些不自知的扬起嘴角,“嗯,我知道。”
  “那我们去哪里玩呢?”金歪了歪头,望向格瑞。
  “游乐场。”格瑞淡淡的语气中有种不同于寻常的心情。
  “好啊。”金一口答应,牵起格瑞的手,去了新开的一家游乐场。
  在他们玩了一整天之后,游乐园即将闭关的时候,他们去坐了最后一班的摩天轮。
  临近最高处时,格瑞指了指天空。“金,你看。”
  不知是何处点燃了烟花,升到夜空中,陡然出现了‘金,情人节快乐’。
  金有些不知所措,他望向格瑞,“格瑞,是你做的吗?”
  格瑞并没有回答他,而是给予了他一个炽热的吻,两人在亲吻中逐渐降至地面。
  
  格瑞:计划通✔
  
  
「嘉金」下厨
  情人节?嘉德罗斯被雷德告诉今天是什么日子时,有些懵,因为他从来没听说过这个。
  “那是什么?”嘉德罗斯露出不解的表情。
  “老大,这一天要和自己的伴侣一起度过,做一些浪♂漫的事哦。”恋爱大师雷德如此说道。
  嘉德罗斯回到家时,决定亲自为金下厨,他和金每天都是一起度过的,至于浪漫?
  他给金下厨难道不是一件很浪漫的事吗?嘉德罗斯这么想,可是实行起来却是很困难的。
  在嘉德罗斯第五次被黑烟呛出厨房时,金回来了。
  “嘉德罗斯你在做什么?!”金看见家中的浓烟,还以为着火了,虽然也跟着火没什么区别。
  金冲进厨房,打开油烟机,走向客厅望向灰头土脸且正襟危坐的某人。
  “嘉德罗斯,你就这么想要烧家吗?”在对视几秒后,金幽怨的坐到嘉德罗斯身旁。
  “渣渣,我不过是想要为你...想要试试做饭而已,谁知道为什么会冒烟,哼。”嘉德罗斯本打算说出自己的目的,但一瞬他又觉得有些羞耻,急忙改口,扭头不去看金。
  看到小孩子脾气的嘉德罗斯,金只得笑了笑,去厨房收拾好一切之后又做了顿丰盛的晚餐。
  饭后两人窝在沙发上看电视时,嘉德罗斯突然把金搂在怀中,附上金的耳旁,“情人节快乐,渣渣。”
  然后把下巴放在金的肩膀上继续看着电视,而金捂着发软的耳朵,瞪了嘉德罗斯一眼,然而在后者的眼中却成了撒娇,于是变本加厉的按在沙发上一顿猛亲。
  后续嘛...咳咳咳
  
  嘉德罗斯:这就是所谓的互补吧
  
  
「幻金」生日
  黄昏时,紫堂幻捧着一大束玫瑰进了家门,如果忽略他那红似天边晚霞的脸颊的话,或许会更加帅气。
  “金,你在吗?”家中漆黑一片,紫堂幻在黑暗中摸索,打开了客厅的灯,然而出现在他面前的不是金,而是一个巨大的礼盒,上面还打着精致的蝴蝶结。
  紫堂幻没去管那个庞然大物,而是去家中每一个房间找了金,结果都是一无所获。金去哪了?紫堂想。
  突然那个礼盒发出了巨大的声响,“紫堂!”
  “是你吗金?”紫堂幻慢慢的走到礼盒旁边,试探的问道。
  他开始拆开那个礼盒,然而打开时却不是金,而是一大堆乱七八糟的东西。
  当他把礼盒下层的金抱到沙发上时,金的脸已经因为有些缺氧而变得潮红。
  “你没事吧金?”紫堂幻眉毛都快拧成了一团。
   然而金骨骼惊奇毫发无损
  在金睁开眼睛与紫堂幻对视几秒后,仿佛心有灵犀一般。
  
  “紫堂,生日快乐。”
  
  “金,情人节快乐。”
  
  今天是我的生日吗???
  脑中这么想着,紫堂幻捧过茶几有些蔫的玫瑰,递给了金。
  “给我的吗?”金有些惊喜的问了问,“原来今天是情人节啊,我都不记得了。”
  “我也是呢。”不记得自己的生日。
  金起身搂住紫堂的脖子,主动的在他额头上印下一吻,说到,“那么,情人节快乐。”
  
  第二天
  
  紫堂幻:“话说金你为什么要把自己装到盒子里啊?”
  金:“情人节礼物啊,本来想给你个惊喜的,没想到昨天你回家晚了点,待太久了。”
  紫堂幻:“哦,昨天我去买花了qwq。”
  
  那么问题来了,是谁教金这个方法以及帮助金制作礼物的呢?(一个搞事的微笑)
  
  
  祝紫堂生日快乐*٩(๑´∀`๑)ง*

「嘉金」双目

☞幼儿园文笔
☞人物ooc ooc 超级超级ooc
☞无脑剧情 bug多
☞暗恋者的眼睛颜色会改变成被暗恋者的颜色,在十天之内暗恋者的视力会越来越差,如果十天后双方没有在一起,暗恋者就会失明。
  
  嘉德罗斯某天发现自己的眼睛有些痛,眼前的物体有些模糊,突如其来的不适让他揉了好久的眼睛,直到雷德出声询问。
  “老大,你怎么了?你眼睛进东西了吗?要我给你吹吹吗?”
  说完便作势俯下身来凑近他的眼睛,嘉德罗斯恶寒的推开雷德。
  “没事。
  推开雷德后,他便看见了那个和他同样是一头金发的男孩,男孩对着身旁另一个银发男子笑的灿烂,这一幕在嘉德罗斯眼中可谓刺眼至极。
  他不自禁的迈出一步,随后又收回,“嘁,一个渣渣而已。”
  随后转身离开,不看背后两人一眼。
  身后的人却一直望着他离去,直至被身旁的人呼唤。
  
  “啧。”第二天嘉德罗斯的眼睛的痛楚不但没有任何减轻,反而加重了。
  他用力的揉着眼睛,祖玛和雷德向他走来,“老大,没事吧?”
  雷德关切的望着他,“昨天你就这样了,我们去看医生吧”
  “不去。”
  嘉德罗斯依旧像昨天那样直接拒绝了,其实他自己也知道他是怎么了,看医生也没办法。
  谁让他的心不听话,喜欢上了一个不喜欢他的渣渣呢,嘉德罗斯这么想。
  他不是没想过把金抢到身边来,可是想到那家伙难过的样子,他又只好放弃。
  即使失去视力也没关系,一厢情愿就得愿赌服输不是吗?
  嘉德罗斯第一次露出了与他不符的苦笑,他丢下雷德祖玛,一个人去到森林中游荡。
  “啊!”
  熟悉的声音。
  身体比脑子先做出了反应,当嘉德罗斯反应过来时,他已经斩杀了那只恐吓到金的巨兽。
  “嘁。”真是没出息。
  嘉德罗斯在脑中唾弃着自己的行为,准备离去,金叫住了他。
  “谢谢你,嘉德罗斯。”
  听到金记得自己名字时,嘉德罗斯心里有些雀跃,只不过面上却是嫌弃状。
  “渣渣就是渣渣,还需要人救。”
  金有些脸红的挠挠头,“刚刚它突然冒出来嘛,吓了一大跳。”
  说完话后深吸一口气,仿若下定决心一般,严肃的看着嘉德罗斯,“我以后一定会变强大的,能保护自己,保护紫堂,凯莉和格瑞……”
  说到这金顿了顿。
  嘉德罗斯心中有些苦涩,又是格瑞吗?
  “还有你!”
  金扯了扯帽子,可依然挡不住脸上的红霞。
  “什么?”嘉德罗斯有些不可置信的望向他,不是蔑视,他想知道这和他理解的是不是同一个意思。
  “所以请你和我交往吧,我会保护你的。”
  「Even if I pay my life」
  金此刻是前所未有的认真,同时也在害怕,他紧皱着眉头,等待着答复。
  而嘉德罗斯有些呆滞,他努力忍住想要上扬的嘴角。
  “渣渣,要保护也是我保护你。不过,勉强给你个机会。”
  本来低垂着头的金猛然抬起了头,眼中仿佛有着万千星辰。
  “这是同意了吗?”他有些不敢相信的问道,在面前人微不可见的点头后,金一把抱住了嘉德罗斯。
  “我真的好开心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  
  在他们给所有人宣告交往消息后,嘉德罗斯在第二天恢复了正常。
  “老大你确定没事了吗?”雷德依旧不放心的询问。
  “嗯嗯。”嘉德罗斯浑身冒着粉色泡泡,望着远处不知道在想些什么,敷衍的回答了。
  “好吧,看样子是没事了。”雷德有些无奈,转身去找祖玛玩了。
  
  
  
  我....为什么
  明明是嘉金  感觉成金嘉了....
  还烂尾(´(エ)`)
  而且好短  应该写多少字呢?

「嘉金瑞」飞鸟症

☞人物ooc
☞幼儿园文笔

       一道又一道血红的伤痕中飞出一只又一只漆黑的飞鸟,伤痕的主人只是呆滞的看着飞鸟往窗外飞去,眼中没有一丝光亮。
  他的光或许曾经出现过,在那之后光被人夺去了,不留一丝一毫的,他又变成了孤单一人。
  黑暗的房间里只有着液体流动与他心脏跳动的声音,或许是因为眼前物体逐渐涣散,脑中的声音越来越清晰。
  “格瑞格瑞,陪我玩嘛~”
  “格瑞格瑞,我们去吃冰淇淋吧!”
  “格瑞你别老不理我我嘛。”
 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,或许是他冷漠的神态,或许是他不主动的原因,才让他们一点一点割舍。
  ……
  “格瑞,嘉德罗斯又来找我了。”
  “格瑞不好意思,今天放学不能和你一起回家了,我和嘉德罗斯约好了。”
  “格瑞,我觉得我可能喜欢上嘉德罗斯了。”
  阳光照在金发少年红扑扑的脸颊上,平时那动人的声音此刻却让他仿若置身冰窟,然而他只是瞥了少年一眼就一言不发。
  他们在一起了。
  脑中混乱的记忆已经无法让他思考,最后的那一刻他解脱般的嘴角上扬。
  
  “诶,这只鸟儿真好看,是谁家养的宠物鸟吗?”对于家中阳台上突然出现的鸟,金竟然莫名觉得很熟悉,可又想不起是什么,他抚摸着飞鸟洁白的羽翼,飞鸟只是静静的望着金,不做任何多余的反应。
  金望着飞鸟略有些呆呆的样子,轻笑着抱起了它,往房间走去。“如果你没有主人的话,那我来当你的主人好不好啊?”
  “嘉德罗斯,你看我在阳台上发现了什么!”坐在沙发上看着书籍的男子头也不抬,“哦,难道你又发现了被风刮来的内衣?”像是对这种事一点也不惊讶。
  金坐到嘉德罗斯的身旁,“才不是呢!你看这个。”他把手中的物托到男子眼前,嘉德罗斯这才放下书籍抬起了头,皱着眉望了望飞鸟,才又望向金。不知为何,他对这鸟莫名的反感。
  “你要养?”眼前的人快速点点头,“嘉德罗斯,我们养它嘛,它好像没有主人,而且我和他还挺有缘分的。”金露出了他的招牌笑容,嘉德罗斯有些无奈的摸了摸他的头,“随你吧。”
  
  金与这只白色的飞鸟相处了不过三个星期,他们之间却犹如相处了十多年的友人。而神经大条的金还没意识到这个情况之前,发生了一件令他一辈子都忘不掉的事情。
  他还清楚的记得那是一个凉夏的夜晚,他和嘉德罗斯出门散步。他们走在往常那条回家的小巷上,明明是和往常一样的路口,这次却显得格外阴暗。马上就要走出去时,一个醉气熏天的大汉突然冒了出来,扯住金的手臂不让他走。
  口中的污言秽语调戏着金,嘉德罗斯的脸一下子黑了下来,“先生,请你放手,这是我的爱人。”要是以前嘉德罗斯肯定狠狠的反击,可自从与金交往后,因为金希望,所以他一直都在尽量改变自己,可这个大汉无疑是触碰到了他的底线。
  大汉不但没有松手,反而不屑的瞥了嘉德罗斯一眼,他最讨厌的就是这种小白脸了。如果能看见,他现在肯定能看见面前所谓的小白脸头顶的十字路口。
       看见爱人手臂被攥出一道红痕,面上露出了几分痛苦之色,嘉德罗斯再也维持不住笑脸,“嘁,虫子就做好虫子的本分啊。”随即快速挥出一拳打在大汉满是肥肉的脸上,突如其来的疼痛让大汉放了手,反应过来时便想反击,可他哪是嘉德罗斯的对手,反被嘉德罗斯打了好几拳。
       金张了张口,终究还是没说什么。
  一道银光在漆黑的夜里极其显眼,金大喊:“小心!”
       嘉德罗斯自然也看见了,他迅速后退,挡了一下的手臂上却留下了一道伤痕,簌簌的往外留着血,嘉德罗斯暗骂一声。当大汉再次向嘉德罗斯冲过来时,他捂住手臂,脑中迅速闪过应付的方法,可大汉的目标却是金。
  他闪过了阻拦的嘉德罗斯,向金发起攻击,金虽不是手无缚鸡之力,可见血已经让他的思维开始凝固。
       他还没反应刀光时,一道更快的银光替他挡住了那一下,当滚烫的血液喷溅到金的脸上时,他瞬间回过神来,嘉德罗斯已经从背后制住了发酒疯的大汉,躺在前面一小滩血泊中的,是那只朝夕相处的飞鸟。
  原本闪亮的紫眸,慢慢的变得黯淡无光,金的眼泪也不自知的滴落在地上,混杂在那滩血液中。
  后来他们去了警局,医院,把那只鸟的骨灰盒埋葬在楼下那颗柳树下,甚至睡觉时,他闭上眼就是血溅到他脸上的感觉,浑浑噩噩的度过了一个星期后,情况才有所好转。
      那双紫眸让金想起了格瑞,他去找了格瑞,却被告知格瑞在一个月前自杀离世的消息。
      金双眼发涩,回家后哭湿了嘉德罗斯的肩头,自家媳妇为了别人哭成这样,嘉德罗斯心里超级不爽,虽然以前他和格瑞两看相厌,可得知他去世的消息还是觉得有些心里发闷,他想不通,格瑞那样的人怎么会自杀呢。
  在一系列的打击下,原本阳光乐观的金变得有些阴郁,不过过了一段时间后,他又恢复了原样,只不过变得有些寡言。
  “本市今日又发现一起飞鸟症,现我市患病者已达到80余人,发病现象为……”
       金和嘉德罗斯吃着晚饭时突然听到了这起消息,新闻中提到的那种鸟和他养的那只很像,他让自己不要想,可脑中渐渐的形成了一个答案。
  
  end
  
我错了 不应该把格瑞写狗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