雨渐浓_

咸鱼初阳

「嘉金瑞」飞鸟症

☞人物ooc
☞幼儿园文笔

       一道又一道血红的伤痕中飞出一只又一只漆黑的飞鸟,伤痕的主人只是呆滞的看着飞鸟往窗外飞去,眼中没有一丝光亮。
  他的光或许曾经出现过,在那之后光被人夺去了,不留一丝一毫的,他又变成了孤单一人。
  黑暗的房间里只有着液体流动与他心脏跳动的声音,或许是因为眼前物体逐渐涣散,脑中的声音越来越清晰。
  “格瑞格瑞,陪我玩嘛~”
  “格瑞格瑞,我们去吃冰淇淋吧!”
  “格瑞你别老不理我我嘛。”
 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,或许是他冷漠的神态,或许是他不主动的原因,才让他们一点一点割舍。
  ……
  “格瑞,嘉德罗斯又来找我了。”
  “格瑞不好意思,今天放学不能和你一起回家了,我和嘉德罗斯约好了。”
  “格瑞,我觉得我可能喜欢上嘉德罗斯了。”
  阳光照在金发少年红扑扑的脸颊上,平时那动人的声音此刻却让他仿若置身冰窟,然而他只是瞥了少年一眼就一言不发。
  他们在一起了。
  脑中混乱的记忆已经无法让他思考,最后的那一刻他解脱般的嘴角上扬。
  
  “诶,这只鸟儿真好看,是谁家养的宠物鸟吗?”对于家中阳台上突然出现的鸟,金竟然莫名觉得很熟悉,可又想不起是什么,他抚摸着飞鸟洁白的羽翼,飞鸟只是静静的望着金,不做任何多余的反应。
  金望着飞鸟略有些呆呆的样子,轻笑着抱起了它,往房间走去。“如果你没有主人的话,那我来当你的主人好不好啊?”
  “嘉德罗斯,你看我在阳台上发现了什么!”坐在沙发上看着书籍的男子头也不抬,“哦,难道你又发现了被风刮来的内衣?”像是对这种事一点也不惊讶。
  金坐到嘉德罗斯的身旁,“才不是呢!你看这个。”他把手中的物托到男子眼前,嘉德罗斯这才放下书籍抬起了头,皱着眉望了望飞鸟,才又望向金。不知为何,他对这鸟莫名的反感。
  “你要养?”眼前的人快速点点头,“嘉德罗斯,我们养它嘛,它好像没有主人,而且我和他还挺有缘分的。”金露出了他的招牌笑容,嘉德罗斯有些无奈的摸了摸他的头,“随你吧。”
  
  金与这只白色的飞鸟相处了不过三个星期,他们之间却犹如相处了十多年的友人。而神经大条的金还没意识到这个情况之前,发生了一件令他一辈子都忘不掉的事情。
  他还清楚的记得那是一个凉夏的夜晚,他和嘉德罗斯出门散步。他们走在往常那条回家的小巷上,明明是和往常一样的路口,这次却显得格外阴暗。马上就要走出去时,一个醉气熏天的大汉突然冒了出来,扯住金的手臂不让他走。
  口中的污言秽语调戏着金,嘉德罗斯的脸一下子黑了下来,“先生,请你放手,这是我的爱人。”要是以前嘉德罗斯肯定狠狠的反击,可自从与金交往后,因为金希望,所以他一直都在尽量改变自己,可这个大汉无疑是触碰到了他的底线。
  大汉不但没有松手,反而不屑的瞥了嘉德罗斯一眼,他最讨厌的就是这种小白脸了。如果能看见,他现在肯定能看见面前所谓的小白脸头顶的十字路口。
       看见爱人手臂被攥出一道红痕,面上露出了几分痛苦之色,嘉德罗斯再也维持不住笑脸,“嘁,虫子就做好虫子的本分啊。”随即快速挥出一拳打在大汉满是肥肉的脸上,突如其来的疼痛让大汉放了手,反应过来时便想反击,可他哪是嘉德罗斯的对手,反被嘉德罗斯打了好几拳。
       金张了张口,终究还是没说什么。
  一道银光在漆黑的夜里极其显眼,金大喊:“小心!”
       嘉德罗斯自然也看见了,他迅速后退,挡了一下的手臂上却留下了一道伤痕,簌簌的往外留着血,嘉德罗斯暗骂一声。当大汉再次向嘉德罗斯冲过来时,他捂住手臂,脑中迅速闪过应付的方法,可大汉的目标却是金。
  他闪过了阻拦的嘉德罗斯,向金发起攻击,金虽不是手无缚鸡之力,可见血已经让他的思维开始凝固。
       他还没反应刀光时,一道更快的银光替他挡住了那一下,当滚烫的血液喷溅到金的脸上时,他瞬间回过神来,嘉德罗斯已经从背后制住了发酒疯的大汉,躺在前面一小滩血泊中的,是那只朝夕相处的飞鸟。
  原本闪亮的紫眸,慢慢的变得黯淡无光,金的眼泪也不自知的滴落在地上,混杂在那滩血液中。
  后来他们去了警局,医院,把那只鸟的骨灰盒埋葬在楼下那颗柳树下,甚至睡觉时,他闭上眼就是血溅到他脸上的感觉,浑浑噩噩的度过了一个星期后,情况才有所好转。
      那双紫眸让金想起了格瑞,他去找了格瑞,却被告知格瑞在一个月前自杀离世的消息。
      金双眼发涩,回家后哭湿了嘉德罗斯的肩头,自家媳妇为了别人哭成这样,嘉德罗斯心里超级不爽,虽然以前他和格瑞两看相厌,可得知他去世的消息还是觉得有些心里发闷,他想不通,格瑞那样的人怎么会自杀呢。
  在一系列的打击下,原本阳光乐观的金变得有些阴郁,不过过了一段时间后,他又恢复了原样,只不过变得有些寡言。
  “本市今日又发现一起飞鸟症,现我市患病者已达到80余人,发病现象为……”
       金和嘉德罗斯吃着晚饭时突然听到了这起消息,新闻中提到的那种鸟和他养的那只很像,他让自己不要想,可脑中渐渐的形成了一个答案。
  
  end
  
我错了 不应该把格瑞写狗的

评论(10)

热度(56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