雨渐浓_

咸鱼初阳

「卡金」死亡

  PS:雷卡亲情向!!
      微雷金

   随着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后,禁锁的房门被打开了。伴着纷纷扬扬洒落在地的木屑,无辜的锁头也掉落在地。
         
     “你还要颓废到什么时候?”      
      即使是小时候卡米尔被人那么欺辱也没有像现在这般浑身散发绝望。      
     
      从打开的房门中透出的光亮照进屋子,照到坐在床上的卡米尔脸上,突如其来的亮光使得他眯了眯眼睛,很快又睁开。
     
      卡米尔望向雷狮,突然大声说:“大哥,他回来了!” 声音沙哑,却又急不可耐。他走向雷狮,想要绕到他背后,但被雷狮扯住了手臂。
       “卡米尔,你要不要再去看下医生。”雷狮低垂着头,细碎的刘海遮住了眼睛。卡米尔停下脚步,转身看着雷狮,拂开了雷狮的手,想要看他的眼睛,却是什么都看不见。

       在沉默几秒后,声音沙哑,“大哥我求你,让我去找他,他一个人会害怕的。”卡米尔面上全是恳求之色,现在反倒是他紧紧的抓住雷狮的衣袖不放。
      雷狮没有回应,只是一直低垂着头。卡米尔也不在乎,自顾自的诉说起来。

      “我一生中最重要的两个人,一个就是大哥你,一个就是金。”卡米尔声音沙哑的不成样子,语气却柔和的不行,像是对情人的耳语一般,缓缓的,满是爱意。
       “有一次我们一起去吃蛋糕,他弄到脸上了,明明是提醒他脸上有蛋糕,那个傻瓜却来亲了我一口。”卡米尔轻轻的笑了起来,苍白的脸颊也变得有几分红润。
       他转过身去,背对雷狮,“他还特别喜欢偷吃我放在冰箱里的蛋糕,每次都还以为我没发现,蛋糕就是给他准备的啊。”
       即使看不见卡米尔的脸,雷狮也能想象到他微笑着的脸。

      “都是我的错。”原本温馨的话语变得阴郁,“等我,金。”
      仿佛是下了死亡宣告一般,卡米尔向屋外跑去,纵然雷狮想制止他,可卡米尔意外跑的比往常快,直到雷狮再也跑不动,直到他消失在视线的尽头。

      “之后呢?”医生询问着面前的病人,他说完后只是沉默不语,瞥向别处。医生也没有继续追问,只是叹了口气,收拾桌面上的东西准备离开时,雷狮终于说出。
      “后来我找了很久,有人说他自杀了,有人说他在准备什么邪恶的仪式,就这样。”他紧闭着双眼,睫毛微微颤抖着,透露出主人的不安感。
   
      医生想来想去也不知道说些什么,只是叮嘱他按时吃药,临走时回头,雷狮还在看那张卡米尔和金的合照。

    “你们都是我最爱的人啊。”抚上手腕上一道又一道极深的刀痕,无声无息滴落到相框上的,是什么呢?

评论

热度(20)